【欲望棋局】(02)【作者:abc123421】   其它小说 
字数:93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阿伦紧了紧突然回到手中的骰子,又望了望身后的小遥,微笑,转身,抛出骰子。

  「4点」

  「请前进40米。」

  「小遥,我在前面等你~」阿伦回头对小遥叮嘱道。

  「嗯,阿伦你先走吧。」小遥挥手,一脸笑容的对阿伦道。

  「抉择之间」

  「选择奸淫一名女子或者花梨遥失去双眼。」

  「这……」阿伦顿时犯难起来,这种犯罪的事,他如何能做得出来呢,但是,如果他不选择的话,小遥就……

  「这里说到底还是游戏吧,应该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阿伦安慰着自己,然后怀着罪恶感,选择了前者。

  下一瞬间,阿伦便发现自己周围的环境改变了。他如今位于一个光线明媚的监牢中,而在他前方,是一位赤裸着的少女。不是她所熟悉的小遥,而是一位棕发碧眼的陌生少女。少女此时正羞涩地捂住胸部和私处。看到少女稚嫩的身躯,阿伦也有些羞涩地扭头,将视线从少女的肉体上移开,双手同样捂住下体,因为他发现自己也是赤裸的。

  「事件完成度:0% ,剩余时间:30分钟。」

  「时间截止视为事件失败,自动执行另一选项。」

  「啊……这……」

  阿伦看了眼前方的少女,不知如何是好,但看着上方的时间一点点减少,他只好露出歉意的表情,然后慢慢接近瑟缩着的少女。

  阿伦一步步逼近,少女则捂着私密部位缓缓后退,似乎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这是一间不大的监牢,少女很快便无处可退,只能倚靠在墙边,肩膀抖动着。
  「……」阿伦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伸手,抓向角落的少女。

  「不要!」银铃般的声音从少女口中传出,随后少女力量迸发朝监牢另一边逃去。

  阿伦转身,看着已经跑到对角的少女,内心不停叹息,为什么他要做这种事情啊,这样的事,他同样是第一次啊。

  于是,追逐战开启了。

  等到阿伦终于把剧烈喘息的少女壁咚时,已经是10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也许是因为良心的谴责,也许是想到小遥,阿伦并没有太过于激烈地追逐慌乱逃跑的少女,而且以行走的方式不断消耗着少女的体力,他并不想使用暴力。
  但是现在,没时间了啊,阿伦望着悬浮在空中的数字,强迫自己狠下心来。
  「18:48」

  阿伦抓住少女柔嫩的双手,而在此时,少女的乳峰完全映入了他的眼帘,那是一对白嫩的馒头,尖端点缀着两颗粉色樱桃,十分引人注目。

  「接下来该怎么办来着。」阿伦陷入了某种奇怪的尴尬气氛中,因为他也只在书中看过一点这样的事,具体该怎么做他同样很迷糊,于是少女和阿伦便在角落里突兀的僵持起来。

  「啊啦啦,真是笨蛋呐,这种事还需要帮忙。」

  就连偷偷观察的神明也看不下去了,选择助人为乐。渐渐地,监牢里充斥着一股奇异的气息,阿伦也渐渐发现少女的呼吸急促起来,身体泛起了可爱的粉红色。这副娇羞的少女图让他的下身也昂然挺立,他并未发现他的呼吸同样也带着灼热的气息。

  「抱,抱歉。」看着眼前几乎无力站稳的少女,阿伦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能饱含歉意的道歉,除了道歉他还能做什么呢。

  阿伦抱起已经意乱情迷的少女,少女的身体十分轻盈,双手无力的抓着他的手臂,口中发出低吟,稚嫩的肉体此时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味。

  角落的床从何而来阿伦已经无法忆起了,他完全沉迷于眼前这团美肉中。少女仰躺在柔软的床上,大腿本能的摩擦着,眼神水润润的。

  阿伦轻柔的掰开少女稍显瘦弱的大腿,将身体侵入少女腿间领域,前方,是如同一线天般的绝景,两片微凸的山峰将谷内的风景紧锁,唯有通过这一线天,才能窥见谷内桃源圣地,更能饮得甜美花蜜。

  阿伦手握长枪,进行突刺试探,可是每每都只能刺到那柔嫩的山岩,并不能找到那隐蔽的桃源洞口。

  「嗯~」少女半眯着双眼,发出娇憨的鼻音,双手用力抓紧床单,股间微挺,想要发泄身体的燥热。

  而经过长时间的试探之后,阿伦的枪头终于刺入某个水润的洞口,洞口狭窄而潮湿,长枪艰难的前行,直到枪头触碰到一层拦路的水幕。

  阿伦的身体顿了顿,但体内的燥热却瞬间剧烈起来,下一瞬间,阿伦用力突刺,长枪突破水幕的阻隔,终于到达了宽广的桃源世界。而就在这一刻,阿伦的眼神倏忽间清明起来,而身边被他的长枪彻底穿刺的少女则双眼圆瞪,口中发出「啊呀」的痛呼声。

  「这……」眼前的这一幕让阿伦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将少女弄成这样的,而且……他下身被层叠的软肉紧紧包裹的快感简直要让他大呼过瘾,他甚至不愿抽离自己的长枪了。

  阿伦腰部微动,每一次动作都能引起少女的轻呼,但少女花径内部的蜜肉紧紧包裹着他的长枪,这种酥麻的快感让他难以自持,于是他开始前后摇动腰部,让这种感觉来得更加猛烈。

  很快,某种爆发式的快感从脊柱直达脑海,阿伦发现他已经彻底失控,他的腰部极速挺动着,口中「呼哧呼哧」的喘息,下一秒,长枪膨胀,白浊的液体从枪头激射而出,而他的身体也同样颤抖起来。反观身下,少女咬着下唇,闭目扭头,眼角含泪,双手拉扯起两团床单,只在难以忍受时,才从鼻腔中闷哼一声。
  少女这幅略显凄惨的模样让阿伦火热的身体稍稍冷却,他止住身体的动作,然后一点点的将长枪从少女的桃源抽出,伴随着溢出的,还有白浊与鲜红交织的液体。

  「事件完成。」

  阿伦闭眼,叹息一声,扭身呆坐在床边,此时,上方的时间还剩下最后两分钟。

  「你,叫什么名字?」虽然是游戏,但是侵犯萍水相逢的少女这件事依然让阿伦很愧疚,他询问着少女的名字,想着如果以后能遇到她,就……但这既然是游戏,想必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少女并未答话,只是蜷缩起身体,背对着他。

  两人间的寂静一直持续着,等到阿伦回过神来,他已经再次回到之前的平原中了。

  「……」

  阿伦转身,远处是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小遥,但那个少女此时又在哪呢,阿伦很想与少女再见一面,见面后……阿伦叹息,他终究什么也不能做,除了道歉。

  而这时,远处的小遥开始了她的回合。

  「6点」

  「请前进60米。」

  当小遥在阿伦前方不远处站定时,阿伦才从愧疚感中回神。

  「欲望事件:逃离!暗月塔。」

  阿伦发现小遥已经跑到了他的前面,而且,光华闪过,小遥的衣服好像又换了一件,与之前的公主裙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次,小遥身穿的是一件暴露的女仆装,露出大半胸部,裙摆只能恰好遮住屁股,脚上是透明的白丝与黑色高跟鞋。
  「小遥,发生了什么吗?」通过自己的经历,阿伦明白了,小遥肯定也经历了些什么,万一小遥也像他那样……阿伦不敢深思下去,对比自己,他大概可以想象小遥可能的经历。

  「时间有问题。」阿伦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事件经历的时间大概独立于这个棋盘上的时间,想通了这点,阿伦更想弄清楚小遥身上发生了什么。

  但小遥没有转身,只是背对着阿伦不停地摇头。

  「小遥!」阿伦有些焦虑,剁了剁脚,掷出手中的骰子,也没管是几点就朝小遥跑去。

  「一点」

  「请前进10米。」

  等到阿伦跑到小遥身旁时,小遥依然没有回头。

  「欲望事件:调教被囚禁的少女。」

  而没等阿伦开口,一阵突然的白光遮盖了他的视线,等到他的视线清晰时,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小遥的身影了。

  在他的视线里,周围是灰色的墙壁,而他,此时正坐在一个华贵的摇椅上,身旁是白玉似的桌面,上面还放有些果盘。

  「可恶,这里是哪里啊?小遥她……绝对没问题的。」阿伦内心焦躁不安,渴望能迅速结束这里的事件然后回到小遥身边。

  「该死的,我该怎么做啊?快告诉我。」

  「事件开始,调教进度:10% ,剩余时间:7日。」

  「七天?!我一天都等不下去了。」阿伦从摇椅上猛地站起,内心在咆哮,思维都已经混乱起来了。而此时,外面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让阿伦的心情更加烦躁起来。

  「谁啊?」阿伦不耐的问道。

  「殿下,您要的人已经带到。」门外传来的是一位成熟女性的声音。

  阿伦将纷乱的思绪暂时抛开,无论如何,先迅速把这个事件解决了吧。根据游戏规则,他现在扮演的人物,应该就是外面称呼的「殿下」,而他要的人,大概就是他需要调教的少女。

  (规则二:进行游戏剧情时,玩家将扮演一位与剧情相关的角色。)

  「进来吧。」

  首先进门的是一位高挑的红发美女,粉色的瞳孔充满诱惑的风情,而她手上则牵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则在门外迟迟没有动静。

  红发美女先是向阿伦行礼,紧接着冷哼一声,使劲拉扯了一下铁链,伴随着一声惊呼,一个娇小的身影踉跄着被拉入门内,金发,蓝眸,瓜子脸,身上穿着一套华贵的粉色哥特裙,发间还有些白色的头饰点缀,只不过颈部的黑色皮质项圈彻底破坏了少女的高贵气质,转而变得邪异而诱惑。

  少女进门后羞涩的低头站在一旁,双手放在两侧,但红发美女毫不客气地重重向下拉扯了一下手中的铁链,铁链与少女颈间的项圈相连,于是少女就被突然的大力拉扯得惊叫一声,扑倒在地,红发美女望着趴在地上的少女,冷声道:「还要我来教你见到殿下该怎么办吗?」

  阿伦发现少女的身体似乎轻微颤抖着,接着便用双手慢慢撑起上身,脚跟并拢,大腿抖动着朝两边打开,双手迟疑了一下,但在冷哼声中还是一点点地撩起裙摆,露出光洁的蜜处,两片蜜唇由于打开的大腿微微张开,做完这些之后,少女简直羞耻得要崩溃了,但她还得继续开口说道:「奴隶拜见主人。」

  阿伦被眼前的美景所惑,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布满红晕的少女。
  红发美女见到阿伦冷淡的反应,立即跪下道:「抱歉,殿下,这个贱奴只进行了初步的调教,无法令殿下满意,我回去立即加快她的调教进度。」

  听到这个,阿伦眼神一亮,随即开口道:「让我也看看吧。」

  「殿下对此也有兴趣么?」红发美女十分惊讶,但依旧顺从道:「遵从殿下的意愿。」

  ……

  「腿张开一点,再张开一点。让殿下好好欣赏你的身体。」红发美女手持教棍拍打着少女的腿根,而少女则赤裸着坐在地上,羞耻的用双手掰开自己的大腿,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在阿伦的视线中。但阿伦并未将太多注意力放在少女身上,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神思不定,在上空,一行文字漂浮着:

  「调教进度:40%.」

  现在已经是阿伦进入这里的第四日了,而少女的调教进度只是在缓慢的增加。
  时至今日,少女的身体已经相对顺从了,但精神大概还存在着不小的反抗吧,毕竟少女曾经可是一名高贵的公主,虽然国家已经败亡了,但依旧有些身为公主的矜持。除此之外,这几日,阿伦还弄清楚了不少东西,譬如红发美女名叫缇娜,而少女名为莉香,他自己则是阿卡姆王国的三殿下——帕奇王子。

  等到莉香将大腿完全打开,红发的缇娜从腰间的布袋里拿出一颗红色药丸,强行掰开莉香的小口,将之塞了进去。药丸名为子母惑心丸,喂给莉香自然是子丸,需要每日服食一枚,服食7日后,子丸的服用者将彻底无法抗拒母丸服用者的气息,虽然现在只是第四日,但服用母丸的阿伦一旦靠近莉香,她就会开始慢慢发情,浑身变得酥软。

  这个游戏的效果太过于真实了,阿伦几乎无法将这里当做游戏看待,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拥有着自己的独特经历,他已经分辨不出这里究竟是神造的幻境,还是真实存在的现实。

  「如果是真的话,我这些天究竟干了些什么啊?」阿伦的良心遭受着他良善一面的谴责。「今天就到这里吧,让她好好休息……我…先离开了。」阿伦吩咐完后便起身,离开房间。

  ……

  夜,阿伦站在窗前,眺望远方。他现在位于一座耸立于陆地的高塔之中,这座塔似乎是他专门用于享乐而修建的,里面居住着不少女仆,这些女仆既是仆人,亦是女奴,在塔内,她们必须穿着暴露的衣装,任他玩弄,而在最顶层,也就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间庞大的卧室,楼下则是几间调教室与囚室,那是暂时属于莉香的房间。不过今晚,那里的房间并未上锁,这算是他这几日对莉香伤害的歉意吧,希望她………

  第五日,出乎阿伦意料的是,他仍然在调教室中见到了莉香,似乎她并没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意思,但他无意主动改变莉香的想法,他现在更关心的还是小遥的事情,他已经5天没有见到小遥了。

  「嘶~」阿伦的裤带被拉开,下身的肉棒陷入某个温暖漩涡,莉香在缇娜的指示下侍奉着阿伦,阿伦并未拒绝,因为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莉香如此的服务了。
  柔舌轻舔着枪头,莉香鼓动着两腮,将口腔内的空气尽量排出,这是缇娜教会她的技巧,而阿伦则是唯一的受益者。短短1分钟,阿伦便有一种精液要被吸出来的感觉,他连忙抵住莉香的头部,莉香会意,口中开始放松,双唇轻柔地含住棒身,头部缓慢地进行往复运动,舌尖则紧紧抵住枪间不放,阿伦顿时连吸几口气,喷薄的关口被堵住,这种想要喷发而不能的感觉让他快感不停地积聚着,如同过载使用的机器一般。

  成百上千道快感电流在他的体内乱窜,然后不断集中在他的下腹部,喷薄感愈来愈强,棒身开始膨胀,莉香第一时间感知到阿伦即将到达极限,于是更加卖力的吮吸,舌尖几乎要钻入龟头那细嫩的铃口了。

  「呼~呼~」阿伦呼吸急促,双手死死抓住座椅的扶手,任莉香继续施为,而就在一秒之后,阿伦的大腿肌肉抽搐,腹部不停收缩,被抑制已久的白浊终于冲破嫩舌的防线,如一条白练猛烈地射入莉香的口腔,将嫩舌击打得四处乱窜,而莉香则是努力的鼓起腮帮,深深含住喷射中的肉棒,以免错漏任何一丝白浊,这是她最初吐出那些精华受到惩罚后被深深印刻在她的本能里的动作。

  彻底发泄了自身的欲火,阿伦静静品味着莉香唇舌的事后清理,待到肉棒中残留的精液被全部吸出时,莉香才轻轻吐出微软的棒身,仰起头,张开双唇,露出口腔内一汪被舌头搅拌着的精液,带着迷醉的双眼灼灼地看着阿伦,等到阿伦点头后,莉香才合拢双唇,喉间传出「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几秒后再次张嘴示意。如果看得仔细的话,就能发现莉香的蜜唇已经湿润无比了,一道湿痕顺着她的大腿流下,近距离接近着阿伦,闻着阿伦的体味,品尝过阿伦的精华,莉香也进入了欲情状态了。

  但对莉香来说,主动求欢还是一件很为难情的事情,但缇娜并不这么想,今日的调教计划,便是要莉香作为主动的一方。于是缇娜拿出铐具锁住莉香双手,然后请求阿伦平躺在一旁的床上,最后命令莉香自己坐上去动。

  莉香很羞耻,坐在床边便不愿再动了,但缇娜自然有办法,她在不远的桌面上拿起某个巨大的针筒和皮鞭,淡定地说道:「你还剩10秒。」

  正常的灌肠莉香这几天可经历过不少,但是惩罚的那种她只在抵抗阿伦插入她的雏菊时感受过一次,肠道被强制注入醋与辣油的混合溶剂,短短几十秒,她就痛得四处打滚了,屈服后用清水清洗了好几次还是火辣辣的,最终还是被阿伦涂抹了药膏的肉棒侵入雏菊,那一次的痛苦莉香至今记忆犹新。至于鞭打,几乎每天都少不了。

  从那之后,每日睡觉时,她的雏菊都被迫插入一根根粗细不一的扩张棒,现在,她的后庭已经能彻底容纳阿伦的肉棒了,更让她羞耻的是,服过药丸几次后的她,在阿伦抽插后庭时还会达到羞耻的高潮。

  双重威胁之下,莉香无奈抛弃了本就千穿百孔的羞耻心,坐到阿伦腹部,用被束缚的双手扶起再次挺立的肉棒,抬臀,让肉棒轻轻摩擦蜜唇,引导其进入自己的身体。

  「嗯……」

  「动起来!」缇娜挥鞭击打在莉香的背部,莉香轻咬下唇,双手按住阿伦的胸膛,腿弯用力,臀部缓缓上下抬动,阿伦看着起伏的莉香,自己棒身也在起伏之间若隐若现,他想起了初次插入这个紧缩的肉洞时的状况。

  插入时,阿伦并未感受到阻碍,莉香不是处女,这点阿伦不在意,但缇娜却是怒火中烧,拿起皮鞭便狠狠鞭打着莉香,口中不停地向阿伦请罪,说她早应该检查莉香的处女膜是否存在的,让阿伦使用到了二手货。于是莉香就这样被活活抽昏了过去,从此莉香便更加害怕缇娜了,反而对阿伦不算太抗拒。

  现在,阿伦已经无法如起初几天那样将莉香当做一个游戏人物,虽然他仍然需要继续调教莉香,但他的手段相比于缇娜来说,更显温柔,如此却被缇娜说成洞察人心,深得调教精髓。他可不是什么资深的调教师,他只是一个无奈参与游戏的受害者罢了。

  莉香依然以女上位的姿态服侍着阿伦,阿伦则怀着复杂的心情享受着这种怪异的快感,直到莉香累得已经难以起身,阿伦才以征服者的姿态翻身进行最后的冲刺,这次调教最终以双方同时达到高潮而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的时间,缇娜则是重复教学与实践着以前教导的礼仪与技巧,这个时候,阿伦便在一旁欣赏着少女各种让人赏心悦目的姿态,那泛红的脸颊,那诱人的动作,阿伦怀着罪恶感目不转睛的瞧着。

  午后,再次开启了一场新的调教,室外的羞耻露出与排泄。

  而夜间,莉香则被喂食微量春药,关在一间小房屋内,颈间的项圈被锁链与床边的立柱相连。

  第五日结束时,调教进度达到了55% ,今晚,阿伦仍旧没有锁上莉香房间的门,还将束缚着她身体的钥匙放在显眼的地方。

  等到第六日阿伦起床时,他终于收到了一个好消息与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莉香失踪了,坏消息亦是莉香失踪了。

  「殿下,请派我去抓捕逃奴,她应该没逃多远。」缇娜向着阿伦请命。
  阿伦则挥手道:「你先退下吧,我自有打算。」

  ……

  第七日即将结束之时,阿伦收到了一个消息,似乎是逃跑的莉香又回来了,不是被抓的,反而是主动回来的。阿伦望着定格在55% 的进度,无心理会这个奇怪的消息,缓缓消失在房间内。

  「事件未完成,支付随机代价。」

  「支付完成。」

  刹那之后,阿伦回到了旷野之中,下一秒他立刻将视线锁定在了他的右侧,小遥依然穿着暴露的女仆装俏生生的背对着他,裸背白皙而光滑,但阿伦无意欣赏,他转身,迈步,双手抓住小遥的两肩,将小遥的身体扭过来面对着他。
  「小遥,你…到底怎么了?」

  小遥没有抗拒阿伦的拉扯,望着阿伦坚毅的眼神,她金色的眼眸变得暗淡,低头不语。

  小遥此时的模样已经暗示许多东西了,阿伦并不傻,他明白小遥大概经历了些难以启齿的事吧,那时候他却不在她的身边帮助她,只能现在给予她温暖。想到这里,阿伦双手用力,将小遥按进自己的胸膛,紧紧拥住。

  呆立了片刻后,小遥才颤抖着伸手抱紧阿伦的背部,眼泪瞬间就润湿了阿伦此时从事件中带出的华贵衣物,轻微的啜泣声在平原蔓延开来。

  两人就在这平原上紧紧相拥着,直到某一刻……

  「咚咚咚……」阿伦感受到怀中少女的心跳开始加速。

  「嗯……」啜泣声开始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这种轻微的鼻音。

  「小遥,你怎么了?」阿伦发觉少女的身体变得滚烫,呼吸也变得急促,奇怪的问道。

  小遥并没有答话,她的身体现在很奇怪,十分奇怪,她全身的细胞似乎在某种气息之中变得消极怠工起来,她现在全身无力,一股股热流在身体内部蹿动着,暖洋洋的,麻麻的。

  「我……好热……」小遥含泪的面庞此时已然布满红晕,大腿微夹,缓缓厮磨着。

  阿伦将小遥稍稍拉离半个身位,看着小遥这幅春情勃发的模样,问道:「你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小遥想了想,摇头。几秒后,又迟疑的点了点头。

  「什么东西?」

  「药丸……红色的。」

  「吃了多少?」

  小遥闭眼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道:「我…忘记了……」

  「那……忍耐一下吧,我陪着你。」阿伦也不知道小遥到底怎么了,只能将之归结于小遥的经历吧。

  「嗯……」小遥有些艰难地答道。

  10分钟后,小遥只能依赖阿伦抓住她的手才能忍住某种本能的欲望,身体不时颤抖着。

  30分钟后,小遥的状况似乎更严重了,身体开始扭动,口中溢出娇媚地呻吟声。

  1小时后,平原上喘息声此起彼伏,小遥放开身心迎接着阿伦的肉棒,任由阿伦为她排遣难耐的欲火,最终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阿伦挺腰,开始发射子弹,小遥则全身颤抖享受着高潮的愉悦。

  云消雨霁后,阿伦拥着小遥柔声道:「没事了……」

  小遥倚靠着阿伦的胸膛,语气低沉地诉说着内心的痛苦:「我已经不纯洁了……」

  阿伦安慰道:「没关系,无论变成什么样,小遥依然是我的那个小遥。」
  与阿伦有了更加亲密的关系后,小遥似乎彻底地放开了自己的身心,缓缓将自己的经历道出。

  「最初,我出现在一个牢房里……有一个人,他强行……回过神来我已经被……」

  泪水再次溢出小遥眼眶,阿伦更加用力的拥抱着她,内心诅咒着那个欺辱小遥的男人。

  「第二次,我出现在一个房间里,里面有一个可怕的女人,不停地要我做羞耻的事情,如果不按她说的做就打我……」

  「这种女人真可恶!」阿伦狠狠的说道。

  「后来她还把我带到一个男人面前,要我服侍那个男的,还喂我吃药……」
  说到这,小遥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害怕着些什么。

  「别担心……我在……」

  「后来我被那个男人不停地玩弄……做得不好还要被惩罚……那个女人还要我用后面……」

  「对了,那个男人还是一个王子……」

  「……」

  「……后来,某天晚上,门没有锁,我偷偷逃跑,担心受怕了一整天,然后没过多久我就回到这了……」

  小遥带着啜泣轻声说完她的悲惨遭遇,却发现阿伦没有什么反应。

  「果然,阿伦已经……」小遥更加伤感起来,啜泣变成了低沉的哭音。
  「呃……那个……」阿伦轻轻抚摸着小遥光洁的背部,感受着手心的温润与光滑。此时他有些讶异,更多的是尴尬。

  「如果……我是说如果……」阿伦强调着,「如果,你说的那个……王子,大概……大概就是我……的话。」阿伦的声音越来越低,语无伦次,似乎无颜面对小遥了。

  小遥呆立了好几秒后,才出声问道:「那第一个牢房里的人,是你吗?」
  「大概……」阿伦将回忆与小遥的诉说对比了下,低声道:「应该也是我…
  …「

  小遥下一瞬间就彻底哭出声了。

  「别哭啊,小遥,我道歉……」阿伦一下子就慌了神,连忙道。

  「我……我这是开心!」小遥露给阿伦一个哭笑不得的奇怪表情。

  ……

  然而游戏仍在继续。

  某时,阿伦望着上空悬浮着的文字有些喜悦,也有些愧疚。

  「调教进度:100% ,事件完成。」

  小遥已经完全将身与心交付于他了,他必须不辜负小遥的信任。

  「阿伦?怎么了?」莉香或者说小遥抬头问道,口中轻吐出面前男性的肉棒,用小手握住轻轻撸动着。

  「没什么,辛苦你了,事件结束了。」

  「侍奉阿伦,我最喜欢了!」小遥微笑道。

  ……

  「是阿伦吗?」小遥看着眼前陌生的男性,忐忑的问道。

  「嗯,是我,阿伦。」

  「这次又是什么事件?」

  「这次啊,是……」

  ……

  不知过了多久,阿伦与小遥一点一点地在平原中前行,偶尔他们也会靠近,更多时候他们离得比较远,但一旦进入某个事件,他们依旧会见面,即使是以不同的身份,奴隶与奴隶主,教师与学生,警察与罪犯,富人与女仆,乞丐与千金,恩客与妓女……

  无论是什么身份,他们都能迅速地找到对方,这大概是游戏的潜在规则吧,或者是属于两人间的羁绊。

  ……

  某一时刻,神社内部。

  黑白色的背景开始散发光彩,停滞的时光也开始缓缓流动。

  阿伦睁开双眼,眼中倒映着这个已然陌生不少的神社,也倒映着不远处那位金眸的少女。

  小遥望着阿伦,眼神里蕴含着深切地眷恋与依赖,开口道:「我们,回来了?」
  阿伦快走几步,握住少女的手掌,十指相连,好似永远也不分开,点头答道:「嗯,回来了,我们回家吧。」

  「然后,结婚……」

  小遥的眼眸闪烁,泪水奔涌而出,羞涩地低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而在某个奇异的空间里,一个人影发出舒爽的慨叹。

  「从青涩的少女逐渐到开发完全的少女,果然是成熟的更让人欲罢不能啊。」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