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少妇,娴姐】(01)【作者:lujiyu】   人妻小说 
字数: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羽球少妇,娴姐

                (一)

  那是10年的事情了,那时小狼才刚出学校没多久,羽毛球打得可以,在学校学的,出了社会就进羽毛球群,跟一些爱好者一起打球。

  说到球群,真的什么都有,已婚未婚,我们经常一起打球,一起出游,一起宵夜P酒。

  娴姐是我入的第一个羽毛球群的一个少妇,32岁,身材高挑清秀,人绝对是群里的一枝花,不过球技就不怎么样了。

  而我呢,在群里几乎是最厉害的一个了,其实打球好在群里很受女人欢迎的,因为可以经常带她们打混双,我们称之为情意绵绵球。

  最关键的,是我经常搭娴姐都是赢球的,所以每次去打球,我们都相约一起。
  久了,慢慢的才知道娴姐嫁给了一个比他大十五岁的老公,有一个女儿8岁了,家里也蛮有钱的,经常开部甲壳虫来打球,而我只是骑部电单车,不过我们住得比较近,去球馆都是顺路。

  因为球场的默契,我们也成为了朋友,娴姐其实蛮照顾我的,打球经常接送我去顺路,又帮我付球费,球费大家AA一次也就20块,AA吃宵夜也偶尔帮我付,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她总是笑笑说:「你刚出社会,能帮就帮你点呗!」
  慢慢的熟了,才知道她老公嫌弃她没得生个儿子,外面另外找了个一直都很少回家,家里女儿又有老人带,所以才那么多时间出来打球跟我们一起玩。
  慢慢的,有次我们打球大汗淋漓的下来,男孩子都懒得带毛巾擦汗,娴姐在旁边偷偷的拿她的毛巾给我,说,「用我的吧!」

  那时的我哪想那么多,觉得都那么熟了就用了,接过来一擦,一股淡淡的玫瑰香。这时我才仔细的注意到我的娴姐,汗水侵湿了她的球衣,隐约可看到里面的黑丝蕾丝内衣,当时的我一下子马上就硬了,裤裆一顶起来刚好被娴姐看见,当时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后柩跑到厕所去等慢慢平静下来才跑出来,出来后,看见娴姐一个人偷偷的在笑,还轻轻拿球拍打了一下我屁股:「没见过女人啊?」

  我说:「是呀,没见过像啊姐这么性感的女人。」

  大家都笑笑又上场打球了。打完我们又组织去吃饭喝酒,酒桌上我们玩游戏,每次娴姐都输受罚酒。估计是心情不好吧,喝了好多,娴姐实在喝不下去了,只能说叫我帮喝,毕竟是最佳搭档嘛。

  关键是那时也年轻又能喝,到最后,大家都醉得差不多了,带头的说:「娴姐喝酒后就不要开车回去了。」

  「刚好我顺路,就让我电单车送她回去吧!」我说。

  一路可能是喝酒吹了点风,娴姐就坐在我车后面吐了,直接吐到我身上。
  我怕她直接从车后翻下去,只能说:「姐你抱紧我点,小心别摔了。」
  当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时,她哭了,哭得好厉害。

  最后快到我家楼下,她说还要喝,问我家里有人吗?我说没有(那时还是单身一个人租房子)。就在楼下买了啤酒去了我租房的地方。

  一进门,她就直接跑卫生间吐,后来直接坐在卫生间地板上了,吐得球衣球裤到处都是。

  我赶紧进去扶她起来,谁知道触及一片柔软,碰到她奶子了,我一下子下面就硬了,顶在娴姐的后背,靠,要不是敬重娴姐,我真的强撸她了。谁知道,娴姐竟然转头在我耳边轻语:「想不想要我?」

  我的天呀,哪里还受得了,我直接扒开了她的髒衣服就直接沖着那对雪白的兔子一阵吸吮,娴轻拍了我一下,「轻点!」

  「哎呀!我猴急啊,那管那么多。」

  不过娴姐说:「太髒了,你先帮我洗洗吧!」

  我一听肯定乐意效劳啦,她叫我把卫生间的灯关了,估计是有点不好意思吧,好在卧室还有点点的灯光。赶紧帮她脱了衣服,说实话,至今我都觉得那刻的我是最幸福的,虽然有着酒气和髒汙,但是我还是隐约能闻到她身体发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体香。

  其实说是帮她洗澡,纯粹就是我在吃她豆腐,沐浴露来回的在她的胸前抹着,久久不愿离开,娴姐还笑我:「我这里有那么髒嘛?为为何你洗那么久。」
  我道,「你管我,我就爱……」

  娴姐扭不过:「好啦好啦,一回给你吃个够,小坏蛋!」

  顺着抹下去,我摸到一撮淩乱的毛,娴姐忙按住我的手说:「下面我自己洗,你也赶紧洗洗吧,出去别着凉了。」

  我一声遵命,顾不得洗得乾不乾净了,匆匆弄完出了卫生间,回到卧室收拾床铺去了。

  谁知没过多久,听娴叫:「好弟弟,没有拖鞋穿怎么办。」

  我二话没说,拿了条浴巾进去一裹,立马把娴姐抱了出来,直接丢在了床上,看着娴姐起伏有致的曲线、丰腴的酮体,一丝不挂的展现,娴姐那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我一览无余。

  娴姐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的小穴,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清晰可见,我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看的娴姐本来就娇红的粉脸羞得像熟透的柿子。

  娴姐道:「好弟弟别看了,把灯关了,好吗?」

  我忙应声:「嗯,姐姐我要把你生吃了!」

  关上灯,我扑到了娴姐身上,探索着她的唇,手揉着她的一对大白兔,硬硬的下体摩擦着她那条神秘的地带,想想那时的我,哪还懂得什么怜香惜玉。
  娴姐也疯了一样,火热的索吻,像条火热的八爪鱼死死的缠在我身上,见我的下面一直在她那神秘的门口蹭一直进不去她的洞口,索性粉臀往后一挪,一手撑开暗红色的两肉片,一手扶着我的棒身引到了桃源洞口。

  我一会意向前一挺,全根侵没了进去,啊,里面太滚烫了,害得我差点泄身。
  「嗯,啊,弟弟好大。」

  娴姐在我耳畔一阵轻呼,我哪里还受得少妇这样的挑逗了。我像一匹脱韁的野马在她身上不停的驰骋,想想年轻真是血气方刚啊,就知道狂抽插,哪里还知道什么技巧。

  也许是久违的火热填补了娴姐的空洞,才二十来下,我就感觉到娴姐死死的抱住我,一阵阵的痉挛,一边叫着:「好弟弟别动了,姐姐被你搞死了!」
  我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一阵阵的冲刺,知道射出来的那一刻,娴姐一声:「啊……」

  我知道她是高潮来了,终於释放出了许久的压抑,可能是因为怕惊动了邻居,娴姐忙收住了声。

  我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跟这个最佳混双搭档球场上太累了,其实是刚才的疯狂让我就趴在了娴姐的身上睡着了。

  第二天大早醒来,发现是她趴在了我的怀里,沉沉的睡着。

  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哪知道惊动了她:「小坏蛋,昨晚直接趴我身上睡着了,让我费了好大的力气让弄下来。」

  说着在我屁股捏了一把,疼得我……

  看着她那诱惑的酮体,我的下面又不老实了,赶紧把她来个翻身背对着我胸口,手不自觉的在她胸前揉捏。害得娴姐娇喘连连,说道:「谁昨晚说要把我吃了呀?都没咬一口就直接……直接……睡着啦!」

  小少妇真是会挑逗人啊,我说:「那今天我就把姐姐全身都吃个遍。」
  最后娴姐像奶孩子一样,抓着一对大白兔喂着我这个大孩子,我也真的把娴姐全身都亲了个遍,连她的菊门都没有放过,虽然她起初觉得哪里髒不给我,但是碍於我的要求,和那句姐姐的全身都是香的,就没有拒绝了。

  最后又大战了一场,才收拾昨晚淩乱的战场,又由於昨晚的内射,娴姐交代了我去药店买避孕药给她,那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啊,看着售货员的眼神,我羞啊。

  由於是亲身经历,所以说得有点多了,虽然后面经历了两个女人,一个前女友,一个现在的老婆,但是我还是觉得娴姐是我最让我性福的女人!

  望大家见谅,其实这个不是结束,这个才是性福生活的刚刚开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